http://www.028yuebingpifa.com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大家好,俺孙子回来了,今天炒个辣子鸡给俺孙子吃。”视频网站bilibili(以下简称“B站”)的一则视频里,八十三岁的老人王冬正朝镜头挥着手,咧嘴笑,眼睛眯成两条缝,黑色卫衣袖子从灰色中山装中露了一截出来。

  这是王冬第一次在B站露面,播放量9.7万,点赞量超五千,获得“硬币”两千余个,评论五百条。目前,王冬在B站已有粉丝33.7万。

  今年四月,老人的二孙子八斤从山东烟台回到了老家枣庄,正式将爷爷的生活在B站“经营”了起来。其实,这次回家的原因只是一通电话。

  八斤和父母过去都在烟台上班,他回忆,爷爷在今年过年时要求每周给他打一次电话,但在三月,由于工作忙,八斤半个月都没有和他联系,结果接到了爷爷主动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声音有些急促,王冬问孙子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八斤解释:“我忘了”。“你能有多忙?半个月给我打一次电话,我这辈子你还能给我打几次?”八斤听完爷爷说的话,形容“心里很难受”,同时也觉得爷爷说的“很有道理”。

  24岁的他已在外工作两年,尚未结婚,和朋友一起创业做生意,时间比较自由,觉得“既然自己是‘孤家寡人’,那就先回家发展吧”。说走就走,今年四月,八斤正式回到老家开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慢慢地,他开始想,爷爷年纪大了,自己可以用拍视频记录爷爷的晚年生活,爷爷负责做菜当主角,自己兼任摄影师和剪辑师,“也算是留个回忆”。八斤把想法告诉了爷爷,一向宠爱小辈的王冬立马就同意了,觉得“就像在陪孙子玩,很开心”。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8月30日在京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指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7.59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48亿,占网民整体的75.8%。八斤是B站的资深用户,在发布爷爷的视频前,他也只是自己看看动漫,是观众席的一份子,而现在,他和爷爷一起成为了视频内容生产者。

  王冬在B站的昵称叫“农乡大爷酱”,头像是自己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穿着灰色中山装,露出标志性眯眼笑脸的照片,背景是家里的墙,有竹篓入镜。账号主要发布王冬做菜的视频,记录下做菜的过程。一开始都是些家常菜,有辣炒土豆丝、土豆炖鸡、糖醋鱼,后来加入了一些“大菜”,如红烧大猪头、铁锅炖大鹅等等。今年4月下旬,王冬做菜的第一则视频发布。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现在一打开王冬做菜的视频,开头弹幕就不停地刷着“爷爷好”、“大爷好”、“祝爷爷身体健康”。每每看到视频开头大片的“爷爷好”,八斤就觉得“浑身舒畅”。视频进行到中间,弹幕逐渐开始猜测王冬所在的城市,说着“口音很熟悉、亲切”,也有人在弹幕思念长辈,“想起我太姥姥了,想哭”。

  一些网友因为自己的爷爷去世,看到王冬便回忆起了自己爷爷。也有网友把自己和长辈的故事发到评论,最后感叹一句,“可惜没机会了“。

  面对这种这种评论和私信,八斤说,其实并不太想看到。“我不想提前感觉到那种伤感,很害怕这种事情发生,可是没办法,大家又都很喜欢发。”

  王冬住在枣庄农村,尽管一些子孙搬进了城里,并邀请王冬和老伴与自己同住,但王冬拒绝了。八斤工作后提出帮爷爷翻修家里,也被爷爷一口拒绝,而且态度坚决。“老人节约了一辈子,不想铺张浪费。老一辈人为子孙活着,不想要小一辈花钱。”因此,王冬家厨房的炒菜设备仍然是土灶,刷锅时用的也是农村传统的炊帚。视频里,王冬烧菜的过程中,时不时就会自己动手添一把柴火。

  “柴火炒菜超好吃,比煤气和电磁炉强太多了”,“大铁锅焖出来的锅巴我超爱”,“土灶做饭贼香”...... 这些画面让网友在弹幕里纷纷怀念起了童年的老家生活。评论区也不例外,“我们三姐妹的童年也基本上是在农村外婆家度过的,看到视频里的画面,那个灶台,那口大铁锅,那些柴火,真的顿时回到了小时候的外婆家,可是那也只是以前,再也回不去啦。”

  王冬也有网友们所怀念的“老一辈人的气质”。每道菜的视频,从摘菜到完工,他都会亲自讲解。第一集里,王冬切鸡块时还贴心提醒“鸡不能切太大,切太小不好吃,都碎了。”

  有B站粉丝发私信问八斤剧本是怎么做的,这种问题把他“问蒙了”。八斤称,一开始他确实会提醒爷爷视频开始和结束时记得和网友打招呼,但解说词都是爷爷即兴发挥,到了后来,开头结尾的问候也都是爷爷自己说,不用再提醒。

  玩“灵魂十三香”的梗也是王冬和粉丝互动的一种方式。八斤说,爷爷做菜喜欢加十三香,但不是每道菜都需要加,可现在“不加也不行了,不然就是没有灵魂”。每期做菜环节,都会有不少人关注着十三香,每当王冬倒入十三香时,弹幕就在刷着“注入灵魂”。

  一道菜完成后,他就盛起满满一盘,端到镜头前说:“你学会了吗?拜拜,下次见。”有时会挥挥手,重新露出视频开头的笑容。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作为一个老陕,看见油泼辣子的时候口水就停不下来了,小时候特喜欢吃面,只不过现在在外地找不到一个好面馆,每次都只能将就着吃,这次国庆回去肯定得回家一饱口福。”一位B站网友在老乔的视频下留言。

  老乔今年已经六十岁,B站的账号由儿子小乔来运营,学互联网出身的小乔一开始就嗅到了这份乡愁的味道。

  “2015年时,大家都还在用着流量,一些教程也多是图片,太麻烦了。我正好看到习主席新年贺词里说接下来是一个网络的时代,就想着之后一定会有无限流量和无线网络覆盖,觉得这是个风口。”

  小乔决定拉上朋友一起创业,可是没有人看好,小乔回忆那时候的感觉,“很失落”。老乔发现了儿子的心思,和儿子说:“不行你来拍我”。

  小乔从地域出发,想着陕西有历史古城,有文化有美食。“可年轻人不爱看文化,但是吃东西是每家都得吃”。陕西小吃多,并且老乔擅长于此,父子俩一拍即合:就做陕西美食。

  据陕西饮食文化研究会专家王迎全的说法,陕菜是中国最古老的母菜系,用料广谨,技法独特,滋味纯正,以酸辣、鲜香味型比较突出。也因此,陕菜在国内吸引了一大批爱好者,陕西人在外地也会怀念家乡美食。

  视频中的老乔带着深褐色粗框眼镜,总是笑眯眯。他额头光亮,声音也洪亮,吐字清晰,说着有陕西口音的普通话,常常有人在视频下方留言“听到陕普很亲切。”从粉到面,都由老乔亲自制作,从不买现成的。老乔对调料的讲解也很详细,“放葱花、放盐、放辣椒面……”基础的步骤一步不省略,最后的油泼辣子便是画龙点睛。每期视频教程结束时,老乔都会双手端着菜对镜头说上一句“请大家参考”。微博上有网友表示“喜欢叔叔这种谦逊的态度。”

  教程结束后还有吃播。吃播开始,老乔先是会吸入一口,随后发出一声满意的“嗯”。结束时,还会用方言说上几句固定的“台词”:“嗯!美得很!再来一瓣蒜!撩咋咧!”“撩咋咧”在陕西话里表示“味道很好”。

  如果说王冬的“灵魂”是十三香,那么老乔的就是蒜。“再来一瓣蒜”几乎是每个视频都会有的话,说这句话时,老乔也会真的拿出一瓣蒜。蒜放置的位置并不显眼,有时是从碗下掏出,有几期也会突然改由小乔递蒜。每当老乔说完“美得很”时,弹幕里就会有网友猜老乔把蒜藏哪儿了。而有的菜,比如甜点,搭配蒜不合适的时候,视频下就会有人评论:“失蒜啦”。这种玩法,屏幕内外的双方都玩得乐此不疲。

  腾讯研究院发现,50岁及以上人群要比其他年龄段的人群展现出更高的实用感评价。同时,在网络直播或小视频类产品上,老年人比其他群体认为获得了更多的愉悦感。做菜是王冬和老乔都擅长的事,接触新鲜事物的同时可以发挥自己所长,自然再乐意不过。

  虽然几乎每期都有蒜,老乔本人却并不是真的特别爱吃蒜。“只是因为我们陕西人吃面必须吃蒜,陕西有句俗语叫‘吃面不吃蒜,味道少一半’,”如果不说,就会有人问,所以小乔就和老乔商量把“蒜”这个元素融入到所有的视频里。

  拍视频时,小乔和父亲不是没有过分歧。作为地道的陕西人,乔家人的口味自然也是轻不了,每次做菜,老乔都会放很多盐。由于镜头离得近,视觉上看就会是网友口中的“致死量”。看到网上的意见,小乔会给老乔提建议“少放一点盐”,而老乔坚持“吃多少放多少”。因为放盐的问题,父子俩不止一次拌过嘴。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2017年是老乔“大火”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回家吃饭》节目曾邀请老乔和小乔参加,父子俩也上了陕西省的电视台,“不停有记者来家里采访”。

  人民日报微博也不止一次转载过陕西老乔的视频。“常常是是我们发一期他们转一期,”小乔说,现在已经转了五十多期。常有网友调侃,“老乔是人民日报的‘御用厨师’”。

  老乔年轻时曾是下乡的知青,当过厂长,跑过业务。直到2000年,下岗的老乔在老家咸阳淳化县开起了熟食店,卖些地方特色的肉类熟食:卤猪蹄,烧鸡,腊汁肉,酱肘子等。2016年,小乔才开始将父亲做的美食上传到网络上,并把做菜的过程拍成一分钟左右的短视频。

  “走红”后,小乔觉得父亲“比以前年轻了”,“现在出门不得不打扮一下”。同时,乔家的熟食店生意也变得火爆,“每天都有粉丝来”。也是在那年夏天,生意最火爆的时候,老乔选择了关掉熟食店,全职和儿子一起做视频自媒体。

  “太累了,而且我们可以靠直播盈利”,问及关店的原因,小乔如是说。老乔变成“网红”后,出门也会有人偷拍,以前不联系的人也会经常来做客。小乔觉得这也很正常,“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嘛,这个道理都懂。”

  粉丝送的礼物在家里堆成了山,也会经常来乔家做客,最远的是从俄罗斯飞来。通常,想要来做客的粉丝会通过私信联系小乔,小乔就会回复说,随时来都可以,“我们陕西人好客”。

  去年开始,乔家父子开始接广告,同时开起了网店,卖一些陕西的美食特产和食材。为了让网店顺利运转,小乔特地雇了员工打理,有专门的客服、运营、产品经理,还租了一个三百平米的仓库。今年双十一,陕西老乔的网店卖了三十多万元。

  去年11月下旬,“陕西老乔”正式入驻B站,发了一则自制辣椒酱的教程。现在的播放量是三万多,对于微博粉丝107万、快手粉丝440万的乔家父子来说,这点播放量,实在是反响平平。“B站粉丝才7.3万,太少了,我懒得打开它。”于是,整个2018年,陕西老乔只在B站更新了四则视频,随后消失了五个月。

  今年5月份,老乔又重新回归B站,发布了一个腌蒜苔的教程。虽然这则视频现在的播放量也只有七千多,但这次,老乔更新到了现在,并且播放量都以万计,最高可达25万。

  “我准备让我和我爸一起融入进B站,让视频更有内容更丰富一些。”这也是B站官方给小乔提的建议。回归B站后,小乔主动找到了B站寻求帮助。

  小乔说,原本并不打算让B站成为陕西老乔的主阵地。陕西老乔系列视频的第一次发布是在快手,原先的内容主要是吃播。应粉丝要求,那年冬天才开始渐渐做起了教程。除了快手和B站,陕西老乔的视频在微博、抖音和小红书都可见。“我原来不怎么看B站”,小乔说,“之前上传视频都是竖着的,而B站是横着的。”为了更好地适应B站,每次录制时,小乔都会多放一部手机:一部手机录制竖屏,一部手机录制横屏,剪辑也是分开剪辑。

  对于剪辑,小乔并不特别讲究。“我不用PR,只是用手机剪一剪。我们的视频也很简单,没有滤镜,没有音乐,没有华丽的摆拍,甚至有时候字幕也不加。”小乔觉得这也是陕西老乔系列视频受欢迎的一个原因。“在外面找一个会拍视频的太多了,做出来好看的也太多了,只是愿不愿意的事情。现在的人已经视觉疲劳了,看那种没啥意思,最贴近生活的才能火起来。”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对于“走红”,八斤感到的更多是意外,没想到爷爷能为大家带来快乐,“谁能想到一个农村老头能这么受大家喜欢。”

  王冬对此没有概念,但对于网友的喜爱,他也不是不知道。八斤每天都会筛选一些网友的留言和私信念给爷爷听,大多在关心爷爷的身体健康。有时爷爷坐着跟客人聊天,周围也有其他的老人,在听到孙子念出这些评论时,他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王冬出生在立冬那天,所以小名叫大冬。今年立冬那天,八斤给爷爷在县城买了蛋糕。128元的在当地就可以买到最好的蛋糕。八斤也想把取蛋糕的过程记录下来,却被老板拦住了。在等蛋糕的时候,八斤提到一直在给爷爷拍视频记录生活,被问到有多少粉丝,他说“三十多万”,老板立马让他拍,帮忙“宣传宣传”。此外,还要给他减掉零头八块钱,八斤没要,“毕竟我也不会真的帮他打广告。”

  村里人也知道王冬成了“网红“。八斤每次去村里小卖部买东西,都会被问”今天又打算做什么好吃的”,看到王冬,小卖部的人也会和他说上一句“视频拍得不错。”

  虽然知道了大家的喜爱,王冬却常常开始自我怀疑。“爷爷经常问,‘我都是一个老头子了,做东西又脏,大家能喜欢我吗?’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八斤说。

  确实,不止一次有网友发表评论或在弹幕中说卫生的问题,“刀太锈” 、“砧板都是灰”等等。“一些弹幕被热心网友举报了,你们看不到,我是能看得到的,但这是农村,我们没有办法,已经尽量去避免。”八斤说。有人反映苍蝇蚊虫多的问题,他就每次录视频之前在院子里点上四、五根蚊香,王冬在做菜过程中也不停洗手,“切白菜之前他要洗一遍,切完了又要洗一遍,生完了柴火又去洗手。”

  不止是卫生习惯,王冬也开始注意起了自己的仪表。从前八斤不经常在家,回老家时会提醒爷爷衣服脏了换衣服,还有胡子没刮要刮胡子,但王冬的回答都是“我都老头子派了,要那么干净干什么。”但渐渐地,王冬开始主动刮胡子,镜头没对准他时,也开始主动“要镜头”。

  今年6月,B站给王冬颁发了十万粉丝的“小电视”奖牌,开箱视频里,为了“迎接”这块奖牌,王冬特意带上了帽子,说“打扮打扮,光头不好看”。之后,王冬将这块奖牌放置在了家里正对着门的柜子上,那是一个一进门第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刚拿到它时,王冬会主动跟邻居去炫耀来路。和邻居炫耀奖牌时的王冬,说话时手开始绕圈子,眼睛眯成缝,“爷爷像个小孩子”,八斤说。

  面对粉丝的喜爱,王冬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回馈,除了开始吃播,还有做网友点名的菜。新菜品对他来说并没有难度。王冬以前做过厨师,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掌过大勺,并且常常看电视节目学做新菜。有时八斤也会找一些菜品,和爷爷沟通着做。

  7月份的时候,王冬尝试做了一道油炸雪糕,这是他第一次做了两遍才成功的“菜”。第一次拍视频时,油温不够高,雪糕裹上面粉后就融化了,拍摄进行了两次才有了视频最后呈现的效果。对于从没尝试过的油炸雪糕,王冬尝了第一口的评价是“不孬”,感叹现在雪糕的不同吃法,发出几声“哼哼”。弹幕不停刷着“爷爷好可爱。”

  满足网友点菜的要求,在王家爷孙看来,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就相当于多出了很多朋友,朋友提出的要求,力所能及我们就去做了。”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今年5月,在网友的提议下,八斤也将视频加上了爷爷奶奶的吃播环节。一起吃播的不只有王冬和老伴,他们今年上二年级的小孙子小孙女也开始出镜。

  王冬一家人在视频中,有时会聊聊家常,网友对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饭的场景似乎也十分喜爱,并且对八斤的弟弟妹妹也很感兴趣,不停夸赞家人,“弟弟好懂事”、“妹妹好漂亮”、“奶奶好慈祥”......有时弟弟妹妹还会在视频最后说“记得点赞关注哦。”

  一家人吃播的画面进行时,常会有人心疼“摄像小哥”。其实,录制中的大部分美食,都被八斤吃了。“爷爷有高血压,这些东西不能多吃,奶奶也只是象征性地吃两口,弟弟妹妹小同样吃不了多少。”回家录制视频以来,八斤已经胖了六十斤。

  与此同时,乔家父子的体重却没什么明显变化。小乔将此归结于“我们做的一直是家常便饭,只是把平常吃的记录下来”,而自己也没有海吃。

  视频之外的老乔和他这个年纪的许多老人一样,喜欢看电视、遛弯儿、打打麻将、喝点小酒,晚上十点左右睡觉,早上四五点就起来了。

  对于粉丝的热情,老乔觉得自己“退休了这么大年龄还能得到肯定,很高兴”。但生活还是如常进行着。播放量少的时候,他们也觉得无所谓,仍然像往常一样48小时更新一次,“我很随意,”小乔说。

  八斤的心态和小乔一样,顺其自然。“火的时候我开心过,但是火不火也没太所谓。”有这么多人喜欢,他的心里有了一种认同感,但没想过把爷爷的视频商业化。

  有粉丝建议八斤开通一个粉丝群,他也没有建。“建了一个群还得维护,维护不佳乱的话也不太好,”他认为大家想说什么可以在评论区说,也可以发私信,建群没有意义,“说到底建粉丝群的本质是为了引流,我暂时还不考虑。”

  虽然拒绝了商业化,仍然有人质疑这样频繁地做大餐拍视频会累到爷爷。八斤觉得这种声音“很矫情”,“就算不拍视频,爷爷平时也都自己每天烧饭,不会少了一顿。”

  王冬的年纪大了,睡眠变得很少,时间也不太稳定。有时,晚上十点多钟还在眯着眼睛看电视里的国际新闻,白天不做饭时,又像是随时都在睡觉,“在沙发上坐着,你十分钟不跟他说话,就会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B站后台每天都有人发私信请八斤接广告,并给出一笔不小的费用。“我很心动,但没接。”有不少热情的粉丝也想给王冬寄东西,都被八斤谢绝了。“还是想让爷爷平淡一点,开开心心度过晚年。”

  最新的一期视频中,弹幕里有许多人注意到王冬用的砧板和菜刀都换了。此前的那把菜刀,是他自己磨的,用了近二十年。“这么多年,是该换了”,八斤决定听取网友的建议,便劝爷爷“为了视频好看”而换掉,一向节俭的王冬勉强同意。换掉了陪伴多年的菜刀砧板,老爷子的刀功依然利索。

被儿孙推上B站的暮年美食UP主

  “2030” 指的是一个故事驱动计划,它有双关的意味,既指代处于人生20岁和30岁阶段的年轻人群体,也指向10年后的2030年,我们将观察这两个年龄阶段的年轻人在未来十年将呈现如何的生活状态,他们有什么生动、有趣而真实的故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